厦门一新砂轮公益事业
文章附图
寻子活动



 “我想,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努力去做了就会有回报的。但是我们要是不去做,就永远找不到女儿了!”4月18日,大河视界以《全城寻找黑桃A》,报道了陈代军,钱爱芬夫妇失去孩子十三年来内心的纠结和对生活坚守,今天终于找到了…… 陈贝贝,女,2002年5月20日生,2003年12月8日在郑州市西大街延陵街交叉口失踪,年仅1岁半……

2016年4月18日,大河报以《我姐姐是黑桃A》为题,报道了陈代军,钱爱芬夫妇失去孩子十三年来内心的纠结和对生活坚守……

2016年10月底,一个看到报道的知情者提供线索,把陈代军夫妇俩寻女的目标锁定到了驻马店上蔡县蔡沟乡…… 11月17日,DNA比对结果证明,确定了陈代军夫妇与上蔡县蔡沟乡女孩的亲子血缘关系……

为寻女,钱爱芬夫妇除了坚守女儿失踪路口10多年,住窝棚,摆地摊外,他们还满世界的“疯找”。为引人关注,他们扮过蜘蛛侠和小丑,一边逗人欢笑一边散发传单,嘴角的欢笑与内心苦涩交织成痛心的情感折磨。

“因为想妞妞,开车常走神,没办法只能转让了自己的轻型卡车”,曾在一家快运公司开车送货的陈代军告诉记者。害怕孩子回来找不到“家”,他们就在路口弄了个卖酸辣粉、麻辣串的小摊,一守就是十多年。十几年来,夫妇俩带着两个孩子搬了4次家,都在这条街上,方圆没超出50米范围。
“哪怕后半辈子全搭进去,也要找到俺闺女!”

     十三年了,钱爱芬说自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一天心里都在流血。用她的话说:“我后半辈子全搭进去,也要找到闺女。不找我心里憋得慌,只有不停地找,才好受些。我怕停下来,人真的会疯掉”。 “贝贝丢了,整个家就塌了,一下子就陷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家里没有了笑声,代替它的只有哀叹和无言的泪水。”


前几日,一有消息的钱爱芬激动的赶紧给大河报记者打电话,是大河报帮我们重新燃起寻找孩子的希望,是大河报帮我们找到的孩子!见到孩子那一瞬间,记者发现,钱爱芬找女儿这么多年,早已青丝熬成白发。

418日,大河报A14版以《“我姐姐是黑桃A”》为题报道了此事。报道刊发后,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当时报纸上留的是我的手机号。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接到上百个提供寻人线索的电话,几近崩溃。”洪波回忆说。 来电中,一个许昌大姐的来电最让人关注。该大姐来电说,13年前,来郑开会的她和几个同事乘火车时,应该碰到过被拐的小女孩。据她讲述,乘火车时,一个老头抱着一个1岁多的女孩坐在自己对面,“女孩当时冲我喊了几声‘妈妈’。十几年来,这个细节时常在我脑海闪现,为此我一直深处内疚之中,后悔自己当时为何没报警。”  多次电话沟通,钱爱芬发现许昌大姐乘火车的时间,贝贝当时只会喊“妈妈”,脖子中系着米黄色围巾等诸多细节,都能一一照应。电话里,许昌大姐还提供了一个关键的线索,那就是——当时抱孩子的老头操着驻马店上蔡一带的口音。“而当我们提出想见面了解更多细节时,她却始终不愿意。”陈代军说

  1030日,就在钱爱芬还在塔桥镇四处找寻女儿时,一个来自驻马店的电话让寻亲画上了句号。“那男子说看到报道后,觉得自己邻村的女孩应该就是俺闺女!当时我感觉他在开玩笑,因为类似的电话我不知道接了多少个!”陈代军回忆说。

当贝贝踏出车门的那一刻,一直守在门口的钱爱芬眼泪夺眶而出,一把孩子搂进怀里。 看到记者手机里4月18日大河报《我姐姐是黑桃A》的报道,陈贝贝抑制不住泪水。一切真相大白后,叫了十年左右的爸妈竟然是养父母,而多出的一对陌生夫妇则是自己的亲爹娘,14岁的“李贝贝”茫然无措。

  傍晚,贝贝的姐姐视频连线和妹妹见了面,欢乐荡漾在空气的每个角落,而钱爱芬等了一周,也未等来那一声“妈妈”……

回郑后,为迎接女儿,陈代军特意粉了墙,换了拉帘,将小儿子赶到了楼上,而将高低床的下铺腾出来给贝贝。记者注意到,陈代军夫妇如今一家四口人租住在延陵街一栋楼房凉台下面加盖的临时房。不足15平方米,兼具卧室、厨房、洗澡间的功能。

13年来终于等到的一家团圆……
今天(11月28日)大河报重磅推出。